资 讯
一场大火改变了三个人的命运
  • 2018-8-31 13:50:09 网络转载 点击量:41
分享到:

周一清晨,幽州拥挤的马路上,人们脚步匆忙,生活还是一如往常忙碌。

在很多人眼里,前几天离开的只是一些与自己无关紧要的人。

然而,真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吗?

对于很多人来讲,他们的人生就此改变。

创业公司“前进”的命运

“我要离开幽州了。”昨天,和卢梭通电话,这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吃惊:前段时间见面时,他还希望在幽州奋斗,实现中国梦,怎么突然之间就改变主意呢?

一切还要从昨天和他通话前的23个小时说起。当时,卢梭和我正组队玩游戏。

“幽州要赶人了,卢梭你住的地方会强拆吗?”

“应该没事,幽州要管制的是那些违规群租住所,我这儿是合法的。”

前天晚上他回到住处,门外的一张整改通知告示改变了他的D都生活。

躺在床上,回想从毕业至今的生活,卢梭彻夜未眠。

大学时毕业后,卢梭进了一家叫前进的创业公司,从事销售工作。该创业公司主要向幽州地区的各大高校提供化学药品。

在这样一个细分领域,彼时,前进公司的经营业绩还可以勉强度日。每年500多万元的收入,基本可以养活公司里七八个大学毕业生,卢梭就是其中之一。

那时候,梭对生活充满了希望。虽然销售的工作很苦,但是他希望可以通过奋斗来改变命运。

因此,尽管每个月拿着6000多元的工资,但卢梭一直在努力奋斗着。他希望和公司一起努力奋斗几年,未来获得一个较好的收入,然后在五环外买一套房子。

但一场“幽州火灾”浇灭了卢梭的梦想,让他开始从梦想当中回到现实。

原因很简单,2017年11月18日,某村发生重大火灾事故,造成19人死亡,8人受伤。

随后,开始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运动,主要排查、清理、政治各项安全隐患、特别是火灾隐患。

卢梭所在的小屋正好在排查范围之内。

于是,经历了这场风波之后,卢梭决定离开幽州。

“我回老家考公务员,几年后找一个村里的女孩子结婚。我再也不来了。”卢梭告诉GPLP君。

卢梭可以选择逃离幽州,可是对于创业公司前进来说,现在又是一个怎样的结局呢?

据卢梭表示,很多同事和决定和他一样离开幽州。

“公司里许多人都没了住处,不能够正常上班,有一些同事已经决定元旦节后离开D都。现在,领导苏格拉每天板着面孔,我也不敢像往常一样和他开玩笑了。”

对于创始人苏格拉来说,“前进”是其全部希望。这个工作十多年的中年人,没有买房,他把过去的全部收入都用来创业,这个小中产渴望通过奋斗过上一份有尊严、体面的生活。对于他来讲,公司如同他的一个孩子。

创业之前,苏格拉从幽州一所著名高校——国立大学毕业。对于小地方出生的苏格拉来说,能进国立大学是当地读书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带着小地方“天之骄子”心态的苏格拉很希望做出一番事业。

从国立大学毕业后,专业和现实市场需求的冲突,让他那份“骄傲”感撕的粉碎:百无一用是书生!

为了能够在幽州生活下去,苏格拉尝试了各种工作。送外卖、房地产公司销售、教育中介做课程顾问……经过多年的积累,终于有一笔积蓄,然后从亲戚借一些钱创办了前进公司。

“刚刚进入公司时,我们都被苏格拉身上的工作热情感染了。从周一到周日,几乎没有一天是休息,经常加班到深夜。”卢梭说。

尽管如此努力,前进公司的发展前途十分有限。

作为一个给各大高校销售化学药剂、仪器的互联网平台,市场竞争是非常激烈。高利润化学药剂、仪器产品基本上被巨头电商平台垄断。巨头的电商平台有牌照,有雄厚的资金在幽州附近建造库房。这些都是前进公司所不具备的,前进公司只能向各大高校兜售一些低利润的产品。

“苏格拉在公司内部会议上,很多次提到,再过几年利润增加之后,公司就会建造库房。”卢梭说。

只是,面对一个个离职的卢梭门,苏格拉的这个愿望恐怕再也难实现了。

最近,苏格拉见了几个投资机构的负责人,希望融到一些资金维继公司的发展。但是对方不看好前进公司的创业方向,认为在互联网上给高校售卖化学药剂、仪器利润太低,增长太慢。

“明年,前进或许就不在了,成为人们记忆的一部分。”卢梭说,望着苏格拉的背影,其实卢梭的心里也不好过,他非常同情苏格拉,也非常尊敬这个老板,勤奋而又努力,世事难料。

创始人朱一的生活全部打乱了

受这场“火灾风波”影响的不只是前进一家创业公司。

笔者的朋友圈里,还有一家无人零售创业公司的员工也面临着这样相同的窘境。该创始人说,一场大火打乱了他所有的节奏。

作为一个新零售的创业者,通常,每周末,单身汉朱一都会在公司加班,讨论一下公司下一步的发展战略。

但是这个周末,朱一却不能如往常正常工作,因为他要找房子居住。

“员工是我当初从外地的校园招聘过来的,我不能不管他们。”朱一叹了一口气说。

朱一的公司不大,不到十个人,没有HR,所有的事情都要朱一拍板。

要么房子太远,要么价格太高,整整一个周末,朱一都在跑房子的事情。由于创业,朱一给自己的工资并不高,他不敢住太豪华的房子。

于是他选择了XX公寓,最早,朱一想,这家有一定品牌影响力,不会受政策影响。然而,没有想到,一样存在安全隐患,他被限期搬离。

他甚至来不及接投资人的电话。

“XXX投资机构,投资的事情暂时放一下吧,现在真没时间接电话。”朱一对前来洽谈的投资人如此表示。

于是,朱一的生活也被一场大火改变了节奏。

周末,以最快的速度安顿好了住房,朱一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不过,他突然发现一个现象,快递慢了很多,他有三个重要的快递,至今还没有收到。

刚想抱怨两句,联想起自己的经历,朱一沉默了,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愤慨。

朱一不知道他的生活什么时候恢复平静。

类似朱一这样的创业公司有很多。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之下,许多公司如雨后春笋开始成立——据2015年的一项政府数据,全国每天新成立的公司有 12000 家。那么全年就是超过 400 万家公司,假设平均每家公司只有 5 个人,也是影响到 2000 万个人,这还只是 2015 年一年。

一把大火,浇灭了多少创业者的热情和理想。

大学毕业生小毛决定离开

小毛今年大学毕业。

老家河南,不是很好找工作。他家的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好,他有一个弟弟,父母都从事家政工作。

他想来幽州找一下机会。

于是,带着几分希望,小毛踏上了北上的列车,那个夏天,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刚到幽州的第一天,他跟同学一起住。后来,为了省钱,他在某地下室找到了一个单间,每月1000元,然后满大街开始找工作。

幸运的是,一个月之后,他在某创业公司找到了一份行政助理的工作,每月4000元。

扣除每月1000元的房租,以及吃饭等杂费,勤俭的小毛还略有盈余。

终于可以养活自己了,小毛内心有点小兴奋。

只是,刚安稳的过了三个月生活,小毛住的便宜的地下室不让住了。

“接到上面通知,限期一周搬离”2017年11月25日晚9点,带着一身疲惫,小毛回到了地下室里,只是迎接他的,是无情的搬离通知。

无助,悲伤,小毛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他的心情。

“好一点的房子要2000多,最便宜的房子要1400~1500元,还在五环外。可是我的工资只有4000,还要自己吃饭。”小毛算了一笔账,如果换房子,他每个月都养活不了自己,但是他又不能向父母张口。

还要不要继续待在幽州?小毛犹豫了。

后来,小毛最终选择了放弃。原来,小毛所在的创业公司下一轮融资遇到了问题,公司开始了裁员。

小毛由于来的晚,对公司贡献也不大,也是列在了裁员的首位。

房子出了问题,单位又开始裁员,这让小毛终于下定决心离开幽州。

11月25号,小毛去了一趟广场。在他心目中,这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只是,他想不到留下来这么难。

或许没有人记得小毛们的存在,但是幽州,他们曾经来过。

11月26日晚上6点,夜色笼罩下,小毛离开了幽州。

附:

国内外房屋租赁相关条例

放眼海外,其他国家面向刚毕业的大学生、年轻白领和打工族的租房模式有哪些是值得我们借鉴的呢?

在国外,政府在建立住房租赁体系时,一般遵循下列原则:

1.可负担性原则

2.稳定性原则

3.以中低收入阶层为主要服务对象

其实,国外年轻人同样面临着租房方面的困扰,刚进入社会尤其是在大城市工作的年轻人会面临更大的租房压力。不同的是,部分租房机制相对完善的国家不仅在政策法律上保障了这部分群体的相关利益,还在基础建设上投入了大量资金和精力。

目前国内年轻人租房的困境不仅仅限于房租,更多的还是由于我国租房的法律不够完善,租房者的利益不能得到很好的保护。在幽州,因为房东的私人情况或政策的变动而导致的频繁搬家令许多租客苦不堪言。

诚然,地方的城市管理和租房整治从长远来看是必要的,但于此同时,更应把大部分都是千禧一代的弱势租客群体的利益保护,和相关政策的出台放在首位。毕竟,满足大部分人对“住”的需求,是任何一个国家和社会群体的根本。对此,德国对出租房源的保障值得借鉴。

美国——控租和租金补贴

尽管近年来美国经济反弹,就业也在稳步增长,但由于美国多个城市的房价上涨,以及抵押贷款标准的收紧,使得很多年轻人难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安家置业。

为了解决租房问题,美国政府一方面依据当地形式进行控租(控制租金),一方面花巨资为低收入者提供廉租房,低收入者均可以提出申请,一旦获准不仅房租会大大的低于市价,而且只需要缴纳不超过家庭收入30%的租金。差额部分可凭借住房券向政府兑取现金。

德国——政策保证租赁房源充足,对租房者保护完善

在德国,不管是开发新房还是经营租赁,企业要获得土地、信贷,新落成的房子须在一定期限内让政府出租,或按接受补贴后的低租金出租。过了期限,才能按市场租金出租,因此,德国租赁房源充足。

法律规定,德国住房合作社建造的住房必须用于出租,不能出售。住房合作社每年建造的房屋数量占全国总数量的1/3左右,如此庞大数量的房屋只能用于出租,这无疑对出租房源的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德国实行严格保护租房者的法律法规,房屋早已回归到其居住的功能,从而有效抑制了房产市场的投机行为。

虽说德国在住房供应政策导向上将租赁供应作为主体有一定的历史背景,但归根结底其出发点都是为了使大多数居民“住有其所”。

英国——以控租和公共住房建设为主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后,英国政府采取以房养房,即加大对社会出租住房的投资,并用出售公共住房的收入来修缮或兴建公共出租住房,同时强化政府在住房问题中的主导作用,并逐步将公共出租住房经营推向市场。

免责声明:易商中国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如页面信息对您造成影响,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修改或删除处理!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转载只为读者传播更多信息,并不表示本平台支持或证实文章观点,文章内容仅做参考。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协商解决,拨打全国免费热线即可。
相关搜索:一场大火改变了三个人的命运
上一条:重仓何小鹏:至少准备10年 all in 二次创业        下一条:辞职记者开自媒体教人种花 导流网店月入十万

 
分享到:
     返回顶部
太原客服中心:0351-6584449 石家庄客服中心:0311-86978585 沈阳客服中心:024-62579240 郑州客服中心:0371-63818890 西安客服中心:029-89389805 重庆客服中心: 023-89128490 成都客服中心:15713523760
呼和浩特客服中心:15713523760
晋公网安备 14019902000100号 晋公网安备 14019902000100号
地址:太原高新区中心北街8号电子商务产业园A座314、315室 | 邮编:030024 E-mail:yyzh@yyzh.cn
版权所有 易扬众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015-2018 增值业务电信许可证号:晋B2-20100018   晋ICP备13001105号 工商网监
全国免费热线: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平台

商业联盟号

商业联盟号